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商山四皓”刘邦请他们不来当官为什么吕后就行呢
时间:2018-12-20 22:44:08  来源:本站  作者:

  商山四皓指的是秦末汉初的东园公、角里先生、绮里季和夏黄公四位老先生。这四人估计年纪不轻,须发全白,连眉也是白的,又长年隐居商山之中,故称商山四皓。这四皓在史籍中没太多记载,他们有什么惊世骇俗之言之论,还是有什么经世济用之才之能,都没说,只是因为司马迁的《史记》记载他们在汉初的政权更迭中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在后世就有了些名气。其实这四人本无可说,但讲古斋前篇说到皇帝与隐士的问题,便借题发挥,接着议论一下皇帝与隐士这一对千古冤家。话说刘邦晚年,对接班人的问题一直犹豫不定(几乎所有的政治家晚年都有这个毛病)。 刘邦越来越觉得太子刘盈(吕后之子)生性懦弱,难当大汉的千秋伟业,有意要立聪明伶俐的赵王如意(戚姬之子)做太子。吕后觉察到刘邦的意图,慌恐之至,哭求已经致仕的张良谋划。张良拗不过吕后和太子的苦请,出了请商山四皓出山之策。吕后和太子请来商山四皓,有一次刘邦与太子会面,发现太子身后有四皓相陪,便改变了更换太子的主意,由是太子刘盈继位,是为汉惠帝。这就是《史记》关于商山四皓出山的全部记载。从这一记载中,讲古斋有二事不明。一是张良何以出此计策,他怎么知道请商山四皓出山,刘邦就能不换太子呢?二是刘邦为什么一看到商山四皓就改变了换太子的初衷?这可是涉及汉家天下的大事,四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的出现有这么大的作用吗?司马迁算是春秋笔法,微言大义,关于这些问题一概不论,这可要让讲古斋颇费些思量了。

  刘邦所以改变初衷,后世有很多种解释,但一般认为是刘邦看到商山四皓出山辅佐太子,说明太子羽翼已丰,更换太子会引起变乱,所以就此作罢。但实际上,刘邦会怕这四位白发老者吗,我看不至于。以刘邦开国之君的威仪和对朝局的把控,换太子应该是一言九鼎的事,连朝中的那些拥兵的将帅和开国的功臣都插不上嘴,几个不相关的老人又能奈他何。

  张良是汉初三杰之一,以多谋善断见长,刘邦称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在“三杰”中,张良是唯一在名和实两方面都得以善终的,萧何晚年帮助吕后诛杀韩信,助吕专擅,名上晚节不保;韩信则在实上身首异处,不得终老;张良则名实俱保,可见他眼光和见识有独到之处。以张良的聪明,他应该是最了解刘邦心思的人,而且一定比樊哙、夏侯婴这些与刘邦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发小更了解刘邦。张良出此计策是要告诉刘邦什么呢?

  张良要告诉刘邦的第一个信息就是刘盈是仁孝之君。刘邦不是认为太子柔弱吗,而柔弱往往就是仁孝的代名词,仁孝的外在往往表现为柔弱。估计商山四皓是儒士,是主张仁爱孝道的,商山四皓出山辅佐太子恰恰证明了太子的品性,这叫做志同道合,道不同则不相为谋。张良要告诉刘邦的的第二个信息就是太子的仁孝已得世人之心。估计商山四皓在秦汉之间是有些名气的,而且刘邦可能还聘请过他们,但他们总归是没出山,这弄得刘邦悻悻不乐,成了一块小小的心病。他们之所以不赴邀,我想多半是刘邦在儒生们中的名声不好,刘邦一直有轻儒慢士之名,你想谁会喜欢一个动不动就拿人家的帽子当尿罐玩的家伙。张良出此计策算是了却刘邦一个小小的心愿。

  其实张良是不出面就给刘邦进了一次谏。张良何以采用这种方法进言,直接找刘邦谈谈不就得了,我想这正是张良的高明之处。太子的废立问题历来是各朝各代最敏感的话题,拿今天的话说就是涉及国家安危社稷存亡的大问题,古往今来在这个问题上翻车甚至掉脑袋的人为数不少。所谓疏不间亲,都是皇上的儿子,立哪个废哪个皇上心里有数,立这个就要得罪那个,还要得个妄言废立的罪名。皇上说不定还是借此考察臣下的政治立场和倾向。张良是个聪明人,不是那种抬着棺材提着脑袋直言进谏的耿介之臣,决不会在这个问题上随便发言,而吕后又是个得罪不起的人物,就只好暗中出手了。

  刘邦也是聪明人,看到商山四皓就什么话也没说,无言地纳了张良之谏,以刘邦的智商应该一看就知道是张良的鬼点子。刘邦纳谏,不再行废立,我想应该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是刘邦承认了太子的仁孝,并且选择了仁孝的太子。天下可以马上得之不能马上治之,这一点马上皇帝刘邦比谁都清楚。刘邦先是起兵反秦、楚汉相争,得天下后又剪除异己、诛杀功臣,应该说用尽了机关,已经与仁义二字不沾边了。刘邦最缺的就是仁义,而最缺的往往也是人们最想得到的,特别是到了晚年刘邦应该有更深的体会,而张良提醒他的首先就是这一点。开国之君为后世天下选一个仁义之君,这几乎成了中国历史的一条定律。刘邦之后那些马上得天下的开国之主,几乎毫无例外地实验了这条定律,所以历代皇朝的第二任皇帝大多是怯懦柔弱但还算仁孝的,往往都是过渡性的人物。只有两个例外,一是唐代第二任皇帝太宗李世民,一是宋朝第二任皇帝太宗赵光义。李世民是英明之主,虽是第二任,但在助父李渊反隋建唐的过程中实际上发挥了比李渊更大的作用,说是第二任却又是开国之君。况且李渊选定的接班人也不是英明神武的李世民,而是与李世民相比不那么神武但据说仁义的李建成,是李世民自己发动玄武门之变,杀死太子逼退父皇,夺来的皇位。如果李世民算开国之君,那他选定的接班人李治,却是个极端怕老婆的老实主,还是没有逃出这个定律。再说赵光义,虽是第二任,但也是历史上有作为的皇帝。赵光义作为开国的赵匡胤的胞弟,是历史上少有的兄终弟及的例子,他的接班据说是原来就有协议的,而且签订协议时许多人在场为证,赵匡胤后来即使想改也改不了了。而赵光义选择的接班人就又回到了那条定律上。刘邦选择了懦弱的刘盈而放弃了聪明的如意,就是这条定律的首创者。

  二是刘邦承认了人心的重要性,也最终选择了得人心的刘盈。与仁义一样,人心也是刘邦的缺项。刘邦出身平民,起自草莽,他的基本力量都是沛县那些走卒贩夫屠猪宰狗之辈,马上厮杀得来的天下。汉王朝天下初定,前秦遗老对汉家天下怀有深深的敌意,楚地百姓则深切怀念单纯可爱英武盖世的楚霸王,而秦灭六国也只二十多年的时间,六国的遗老遗少都还在世,那些诸侯和贵族时刻想要复辟故国。同时,由于刘邦一直在儒、道、法之间徘徊不定,而当时天下的士人非儒即道。特别是由于天下对秦始皇焚书坑儒的反叛和逆反,儒家在汉初影响越来越大,成了民间的舆论领袖。儒生们不喜欢刘邦,估计对刘邦不会有溢美之词。实际上,汉初的局势也是摁下葫芦起来瓢,刘邦晚年也是四处救火,劳顿奔波,没怎么消停过,对世道人心有痛切地感受。正因为如此,当他看到商山四皓也就改变了废立的想法。其实他看到的不只是四皓,而是他们背后的人心,特别是士人之心。

  四皓亮相以后的事情,诸位看官就清楚了,刘盈终于如愿以偿接了班,成了汉第二任皇帝汉惠帝,而结局也正如刘邦所料,刘盈不堪大任,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知子莫如父。汉惠帝确是仁孝,力图阻止母亲吕后加害庶母戚夫人和同父异母的弟弟刘如意;也真是懦弱,当他看到吕后把戚夫人做成人彘,看到弟弟被母亲鸠杀,惊恐抑郁成疾,从此不能理政,国事全付与母后专理,七年后即夭折。此后女主把持朝政,又先后立少帝刘恭、刘弘共八年。惠帝、少帝十五年间,汉初朝政牡鸡司晨,朝局动荡,刘姓天下岌岌可危。直到吕后死后,陈平、周勃铲除诸吕,迎立汉文帝,汉朝才进入文景之治的盛世光景。

  之前刘邦既然已经看到了刘盈的弱点,有大智慧的张良自然也不会视而不见,而且可能看得更深远。张良不会看不出,保住刘盈的太子之位就是为吕后专权创造了条件。这也正是张良只是幕后策划,而不是象萧何那样直接站到前台成为后党嫌疑分子的原因。我们站在张良的角度看,当时的朝廷要不就是不说话装傻,要不就是明目张胆的后党,第三种势力是没有的。吕后的确不好惹,连韩信、彭越这样的大功臣都敢杀得,张良不会愿意拿自己的脑袋去试刀,张良又不会甘心情愿做一个后党人物,遭万世骂名。既不能改变现实,又有太子和吕后的苦请,张良就只能做个顺水人情了。

  历史不能改写,如果张良宁死不作这个顺水人情,刘如意果真继位做了天子,谁又能保证汉初的朝廷不是血雨腥风呢。那时的人彘可就不是戚夫人了,被鸠杀的很可能就是刘盈,刘如意还会象他的哥哥保护他一样去保护刘盈么,我看未必。即使结局不是这么糟,刘如意果真如刘邦期许的那样英明著世,那就等于汉武帝早出世半个多世纪。汉武帝是个能花钱的主,他有文景之治留下的大把银子,刘如意可没有这个条件,他的父亲穷的叮当响,没钱让他挥霍。刘如意如汉武帝,对汉家天下,对黎民苍生是祸是福,还真的很难说。

  且不论历史功与过,仅从商山四皓出山这一事件看,刘邦与张良君臣实际上是就废立问题进行了一次聪明人之间无声的对话,就象上演了一出精彩的默剧。在这出默剧中,主角就是刘邦与张良,吕后和太子只是配角,而商山四皓就仅仅是活的道具,没什么台词,在太子身后站一站,任务就完成了,充其量算是跑龙套的角色。在以后的历史记载中,商山四皓就再没出现过,没有记载表明他们为汉惠帝出过什么锦囊妙策,也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做过哪怕一丁点儿的业绩,从此黄鹤一去不见踪迹。想象得出年轻的汉惠帝估计也没兴趣和时间陪这四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下棋聊天,他们的全部工作就是在太子身后一站而已。而四皓这一站不要紧,可就改变了历史。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